<sup id="ml32a"></sup>

<nav id="ml32a"></nav>

<dl id="ml32a"></dl>
  • <listing id="ml32a"></listing>

  • 備份的愛情

    小說分類

    最新章節

    $C$31 邢衛東沖他壓低聲音:“為了躲避他們的耳目,我們不能同時回去,你先走一步,我再等片刻回去。”

    劉成一聽有道理,便轉身回酒店了。

    再說雪梅被那個‘雕像’帶到了跟劉成同一層的最里的一間2022客房,那里的是一個豪華的套間,是酒店方面專門為他們的高級客戶準備的。

    ‘雕像’到了2022客房外,首先敲敲門,但里面沒啥動靜,便從口袋里掏出一把萬能鑰匙,很輕易擰開了房門。$C$30 劉成苦笑一聲:“難道我接待按摩女就是為了找刺激嗎?我是因為腰早年在部隊上扭傷過,落下點后遺癥,所以想找人按摩一下。”

    邢衛東兩眼一瞇:“你確定接待的只是一個為你按摩的女人?”

    劉成不由苦笑:“如果她真是那樣的女人,我就不清楚這家酒店在干什么勾當了。唉,結果我白白浪費了十元錢。”

    “你只給按摩女十元錢?”

    劉成兩眼一白:“連你也嫌給少了?她又沒有真正給我按摩,我也沒有跟她發生什么,難道給她十元小費還少嗎?”

    邢衛東通過察言觀色,憑感覺對方不像是撒謊,于是呈現一副歉意:“對不起,我誤會你了。$C$29 再說劉成盼來了那個按摩女,但令他萬萬沒想到的這個打扮妖艷的年輕女子除了滿身粉黛之氣,對于按摩簡直就是一竅不通。劉成趴在床上,感覺很不對勁,光是對方身上散發的刺鼻氣味便令他作嘔,立即轉過身子,忿然質問:“喂,你到底懂不懂按摩?”

    按摩女也對這個客戶奇葩的表現很是費解:“我是來伺候您的,您干嘛讓我做這種事?”

    “伺候?”

    劉成頓時明白是咋回事了,整個臉漲紅得像個關公,立即翻身下床,把手一指房門:“請你給我出去!”

    按摩女驚訝片刻,便把手向前一攤:“您既然不滿意我,也要付給我小費。$C$28 再簡單介紹一下劉成。他自從愛妻郝曉梅去世后,就沒有再娶的心,今年已經35歲了,還是光混一條。當初,他為了救老婆,不惜傾家蕩產,變賣了家里包括房子在內的一切,也沒有挽回老婆的生命。他是退伍兵,本來是分配有工作單位的,可是為了照顧老婆,他不得不辭去了國家給予他的那份優惠待遇。

    如今,老婆走了,帶走了他的一切,卻留給他一身的債務。他憑借會開車的本事,在一家物流公司做起了做了一名長途運輸的駕駛員。由于省城跟德江有很密切的商務流通,所以,他經常跑這條運輸線。$C$27 郝曉梅并不是不需要丈夫的照顧,但為了心上人的前途,她只能把一切的苦水吞咽在肚子里,以一副平靜地姿態幫助丈夫整理一下衣領,并叮囑幾句。

    劉成凱則關切溢于言表:“曉梅,你一定要經常給我寫信,要把自己的感覺寫清楚,一旦有什么不適,要請馮哥他們幫忙呀。”

    郝曉梅嫣然一笑:“你一個男人咋比我還婆婆媽媽?就這樣的幾句話你已經叨咕很多遍了。你還是快上車吧,再叨咕一遍會讓我崩潰的。”

    劉成凱自然明白愛妻的用意,雖然舍不得上車,但畢竟距離發車時間很迫近了,站臺廣播已經下了‘最后通牒’了。$C$26 “曉梅···我?”

    劉成凱面對愛妻的苦口婆心的相勸,不由垂下了頭,他的內心激烈掙扎已經到了一定的程度。

    篤篤篤——

    就在這個時候,一陣敲門聲讓他倆都為之一振。

    劉成凱要從這樣壓抑的氣氛中擺脫出來,立即站起來身來奔向門口。

    郝曉梅雖然沒有動,但卻向門外歪著腦袋,投去好奇的目光。

    “馬爺爺!”

    隨著劉成凱的驚呼,郝曉梅飛快地撲向門口。$C$25 郝曉梅耐心解釋道:“家政服務就是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家庭做一些家務,并獲取相應的報酬。”

    “那豈不成了人家傭人了嗎?”

    “呵呵,你這樣理解也可以。”

    劉成凱臉色一沉:“你一個女孩子咋能干這個?”

    “怎么?難道你嫌棄這是一份丟臉的工作嗎?”

    “我···倒沒這樣想,只是出于對你的安全。”

    “咳,這又不是一件危險的工作,怎么會有安全問題呢?”

    劉成凱隨即提出質疑:“像這樣能雇得起傭人的人家肯定很有錢吧?”

    郝曉梅點點頭:“嗯,人家的條件很算行。$C$24 劉成凱趕緊安慰道:“你不要沮喪,只要安靜在醫院里躺兩天,多輸一點葡萄糖就沒事了。”

    “輸葡萄糖?太貴了吧?我只要回家改善一下伙食就行了。”

    劉成凱搖搖頭:“你想回家?那可不行!咱們必須聽大夫的。”

    郝曉梅的眉宇間透出一絲隱憂:“可我要住兩天,不僅要花很多錢,而且又沒有人照顧你呀。”

    “哈哈,你看我這副樣子還需要照顧嗎?當然,該花的錢還是要花的。$C$23 這一天,郝曉梅照常上學離開了家,劉成凱也要去幾里之外的小樹林訓練去了,他感覺自己的下肢繼續強壯著,雖然還暫時離不開拐杖,但起碼不再依賴那輛輪椅車了。所以,他今天決定放棄輪椅車,憑借手里的雙拐慢慢走到那片小樹林。原來,他雖然早就可以脫離那輛輪椅車了,但平時要那么遠的小樹林,還需要依賴它把他帶到那里去。而今天,他要嘗試利用雙拐一直步行到那里去。如果成功了,那對他的康復來說,就是一次質的飛躍。

    當他拄著雙拐走出家門時,仰頭一望天空,臉上頓時蹙起了眉頭。$C$22 由于他的上肢基本恢復如常了,所以匍匐速度很快,當然也有在部隊訓練的成果。他很快通過了外屋和一個過廊,終于到達那扇虛掩的房門。

    劉成凱只能半坐起身去推開房門,再把自己的腦袋探出門外——

    外面的胡同繞無人跡。

    他張望了許久,這才懊惱地縮回了頭。

    原來,他幻想郝曉梅還像當初離開那樣,當在外面走投無路時還會回來,并像上次那樣睡臥在門外。$C$21 郝曉梅眼看他有脫水的跡象,并不再對他妥協了,端著水杯頂著他的雙唇:“哥,你必須要喝水呀,否則身體是吃不消的。”

    劉成凱卻搖搖頭:“我還能堅持,再等一下吧。”

    郝曉梅黯然傷情:“你這是何苦呢?”

    劉成凱不禁苦笑:“我即便渴一點也總比憋著好受呀。”

    “誰讓你憋著了?如果想上廁所,我可以幫你呀。”

    “唉,這里不比醫院,廁所里又沒有座便器,你既沒有力氣照顧我,同時也不方便。$C$20 郝曉梅偷偷眨了眨詭譎的眼眸:“如果你不信的話,咱們可以打賭!”

    劉成凱因為懊惱自己的傷,無心再與她調侃下去,不由仰天沉思起來。

    郝曉梅把劉成凱送回病房后,首先找病區的主任,把要接劉成凱出院回家養傷的想法講述一遍。

    病區主任自然是求之不得,但同時顧慮重重,思忖片刻才向郝曉梅表示:“我們要跟患者的部隊領導協商一下再說。”

    郝曉梅點點頭:“好的,我等您們的消息。$C$19

   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

    快3分析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