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p id="ml32a"></sup>

<nav id="ml32a"></nav>

<dl id="ml32a"></dl>
  • <listing id="ml32a"></listing>

  • 登基吧,少年

    小說分類

    最新章節

    $C$29
    次日,滁州州府城門口。

      霍寶、水進、銀將軍三部同時開拔。

      霍寶這里兩千人,一千童兵,一千馬寨主分撥過來的州兵。

      水進三千人。

      銀將軍兩千人。

      前日從濱江帶回來的一百車炒米,分發下去,做了七千人的行軍糧。

      城里的父老齊來相送,瞧著這情景比八月十六滁州軍主力南下時還熱鬧。

      只因為上次大家開拔的突然,沒有叫士兵提前告知家里。$C$28
    霍寶只能在濱江留一晚,明日就要回滁州。

      沒有時間去城外探望霍大伯,就去霍六嬸那里轉了一圈,收獲了一包帕子、錢袋,還有一包肉脯。

      隨后,霍寶去見了朱把頭。

      現在已經是朱縣尉。

      規矩是規矩,人情是人情。

      朱家父子都是當用之人,朱縣尉本人對霍家父子也向來親近,霍寶不愿生嫌隙,就尋朱縣尉說了朱強率領新丁夜襲亳州軍之事。$C$27
    因是中秋過節的緣故,州衙有宴。

      滁州頭頭腦腦都在州衙這邊。

      這二十車兵軍械,立時引起轟動。

      主要是長刀、槍頭、箭頭這三樣,另有兩車鎖子甲。

      一色的官造,簇新簇新的。

      鄧健、水進、唐光等領兵將都看著紅了眼。

      大家都看向霍寶。

      “曲陽兵剿匪兩月,軍械損耗甚大,正該補充!”鄧健開口道。$C$26
    宋謙之、鄔遠兩人這些日子老跟童兵營,對于五位頭目的名字早是耳熟能詳。

      五人中,曲長兼斥候隊長與輔兵隊長一直在外沒有回來。

      曲長侯曉明是寶爺的心腹,流民出身,沒有根基,自己一刀一槍拼出來的。

      輔兵隊長是刀兵隊長朱剛的親兄弟,老子是馬寨主的心腹。

      眼前這個黑小子,就是輔兵隊長?

      真的不是關系戶嗎?

      這年歲,這干癟的身板,還真是瞧不出長處?

      兩人心中好奇,應聲去了。$C$25
    滁州的八月,早晚清涼起來,可中午依舊炎熱。

      霍寶帶著幾個伴讀,從書齋里出來。

      看著胖子郭釜額頭都是汗,霍寶便叫人下去預備冰碗。

      如今他每日生活很規律,上午隨林師爺讀書,偶爾林師爺忙時,就是宋老大人代課。

      下午就去州大營,自己操練锏法,也督促童兵操練。

      宋謙之當初不知怎么問的家人,再來州衙時沒有了最初的叛逆,沉穩不少。$C$24
    “大營里人多,閑久了容易生事端!哪里都是練兵,早點拉出去實戰正好!”水進臉上意氣風。

      明日早上他將于鄧健兵分兩路剿匪,鄧健率兵南下去黑蟒山,他北上都梁山。

      馬駒子眼睛都要紅了:“我也要去!”

      什么征兵都顧不上了。

      水進遲疑道:“五爺說了讓你們幾個負責征兵!”

      “又不是只征這一回?黑蟒山里地形復雜,人屠子、黑老財那兩個寨子立的早,占了地利,不是說剿就能剿的!與其讓兵卒們用性命探路,還不若我去做個先鋒!黑蟒山中,誰也沒有我熟啊!”

      馬駒子越說越自信,眼睛放光。$C$23
    “大營里人多,閑久了容易生事端!哪里都是練兵,早點拉出去實戰正好!”水進臉上意氣風發。

      明日早上他將于鄧健兵分兩路剿匪,鄧健率兵南下去黑蟒山,他北上都梁山。

      馬駒子眼睛都要紅了:“我也要去!”

      什么征兵都顧不上了。

      水進遲疑道:“五爺說了讓你們幾個負責征兵!”

      “又不是只征這一回?黑蟒山里地形復雜,人屠子、黑老財那兩個寨子立的早,占了地利,不是說剿就能剿的!與其讓兵卒們用性命探路,還不若我去做個先鋒!黑蟒山中,誰也沒有我熟啊!”

      馬駒子越說越自信,眼睛放光。$C$22
    書齋里。

      聽到外頭動靜,林師爺與宋老大人都住了話音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“先生,我姐與林大哥他們到了!”

      霍寶隔著門稟告道。

      林平安去大營籌建醫兵營,并不在州衙內。

      林師爺身邊還沒有添人。

      “進來!”

      林師爺的聲音。

      眾人隨聲進來。

      林師爺、宋老先生在南窗下的羅漢榻上對坐。$C$21
    州衙,后堂。

      吳墨看著手中厚厚一沓田契、地契、房契,神情有些恍惚。

      早在決定出首時,他就想到會追討回部分家產,可沒想到不是部分,而是全部。

      就連被侵占過去的嫁妝,都用吳家二房的祖產給抵了。

      一千兩百畝地,兩間鋪子,一處宅子。

      之前被侵占的大頭是母親與妹妹的嫁妝,祖母那一份年代久遠,本就所剩不多。這些他打算全都留給妹妹。$C$20
    “四姐……四姐開門……嗚嗚……”

      隔門是女子的哭求聲。

      院中少女不由動容,吳墨臉色更寒。

      又是腳步聲響,夾著“唰啦唰啦”的鐵甲摩擦聲。

      “嗚嗚……別拉我……院子里有人,我姐姐在里面!”

      女子的聲音尖銳,里面難掩憤恨。

      院中少女怔住。

      “嘩啦”,吳墨一把拉開院門,朗聲道:“各位官爺,里面是我胞妹,我們不是吳善生的子孫,當不在拘拿之列!”

      率眾前來拘拿吳家上下的不是別人,正是霍豹。$C$19
    三更天!

      四更天!

      兩個時辰,像是過了兩年。

      沒有人離開大廳。

      不管霍五、徒三表現的多么溫情,撕破臉就是撕破臉。

      需防兵亂!

      兩萬多兵馬都在城中,真要亂起來,不堪設想。

      察覺到眾人對霍五送人馬的不贊成,徒三很是識時務,沒有去挑戰眾人的底線。

      眾人都是手握大兵的大將,真要是徹底翻臉,說不得連他帶姐夫、小寶都給包圓了。$C$18
    江平連忙道:“五爺勿惱,沒人欺負小寶,是牛清吃醉了!”

      “我沒醉!”

      牛清一甩胳膊,嚷嚷道:“就是你欺負小寶!就是你!五叔說了不讓小寶吃酒,小寶就沒有提酒敬大家伙兒……唐寨主還認我們小寶,客客氣氣端了茶來說話,你端著架子,理也不理小寶,還讓那兩個小子灌水大哥吃酒!把人灌醉了還不算完,還諷刺水大哥與小寶吃相不好,非要拉著水大哥比試……誰不曉得你們是同鄉,有啥比試的?這是挑釁水大哥,還是給小寶看!小寶瞧水大哥坐著都打晃了,給攔了,你就那個眼神……那個眼神瞅小寶……”

      說到最后,他學著江平的神情眼神,惟妙惟肖。$C$17

   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

    快3分析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