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p id="ml32a"></sup>

<nav id="ml32a"></nav>

<dl id="ml32a"></dl>
  • <listing id="ml32a"></listing>

  • 蘇廚

    小說分類

    最新章節

    $C$62 第一百五十四章陳慥

    又攪擾了一天,大船總算是上完貨,終于可以出發。

    程文應等人都來碼頭上相送,還送來不少東西,諄諄告誡石通把蘇油照顧好。

    蘇油同大家告別,身邊除了李拴住,還站著兩個白衣“俠士”。

    巢谷巢元修,陳慥陳季常。

    巢谷約莫二十六七歲,父親本是鄉村教師,這娃幼傳父學,雖樸而博,天生的大力氣。$C$61 第一百五十三章馬屁炸了

    阿囤彌皮膚白皙了很多,身上穿的是大宋仕女羅衫,發型也如同大宋女子,插著一支打造成小荔枝裝飾的步搖,要不是飛揚的劍眉,腰間一柄短匕,和腳下的過大的步伐,那模樣還真能吸引不少登徒浪子。

    蘇油笑道:“這是哪里來的大家閨秀小姐姐啊?我這禮物充滿異國風情,跟姐姐這身有些不搭啊。”

    言罷從兜里摸出來一串手串來,阿囤彌立刻兩眼放光:“我的我的!”

    一把將珠串搶到手里,滿天的怨氣都消散了。$C$60 第一百四十五章隨手功夫

    然而不要臉的還在后面,老頭拉著蘇油不松手,說是少了侍應童子,蘇油他一看就喜歡,就你了!

    蘇油倒是不怕侍候老人,相反他侍候老人還很有一套。

    可問題是——我是正二八經的州學學生好不好?可不是你家的小書童!

    再說剛剛那情形,我哪只眼睛看你是一見我就喜歡?!老頭你怕不是想要節約經費喲!

    求救的目光看向唐淹,唐淹卻不敢說話了。$C$59 第一百四十四章不要臉的老頭

    其實老頭的學問人品,蘇油是非常佩服的,說如今大宋國勢由盛轉衰,那是自己貼金,在蘇油看來,壓根就沒盛過。

    士大夫中有識之士,都在尋找敗亂根由,尋找救國之道,這情形讓蘇油想到后世的五四時期的思潮混亂。

    先不說觀點和方法正確與否,只這份優國之心,明道之志,本身是值得肯定的。

    因此現在唐淹正在和老頭激切辯論,蘇油就像一個乖寶寶般站在下邊,低首躬身,不敢辯駁。$C$58 第一百四十章危機與對策

    李拴住往火塘中添了一根細柴,火光映紅了他的臉:“少爺說這是圣人的話,意思是理想要高遠,朝那個方向努力,可能會得到中等的回報。如果一來就把理想設定成中等,那成就可能只能流于下等了。”

    李老漢伸出手摸了摸李拴住的頭頂:“乖娃真厲害,連圣人的話都知道了,跟著少爺好好學吧。少爺從來沒有看不起我們,我們也要對得起他的期望。”

    李拴住臉上就泛起一些苦惱之色:“我現在最害怕的,就是跟不上少爺的腳步,跟著跟著,半路上就跟丟了……”

    清晨起來,蘇油同李家人告別,由石通護送著去了眉山城。$C$57 第一百三十九章展布

    今晚是回不去了,李拴住便在火塘邊燒起薯蕷,蘇油調了些辣米油,花椒,鹽粉,蘸著薯蕷,一邊吃一邊和李老漢李大栓聊井務。

    卓筒井是大眼在上,大眼中下套管隔絕淡水,然后小眼在下產鹵。

    產鹵的小眼經過歲月的流逝被鹵水腐蝕,或者地層變遷,有時洞壁會垮塌,這叫“垮匡”。

    垮匡將導致巖石填塞鹵眼,無法汲鹵。

    有時一些工具掉在井里,或其它人為造成的堵塞,這叫“屙堆”,也會導致無法汲鹵。$C$56 第一百三十四章綠茶

    三月三,螃蟹上高山。

    今年沒有倒春寒,鄉親們提醒吊膽了一個月,直到秧苗壯實后才放下心來。

    然后,可龍里就被籠罩在了一片蔥綠里。

    唯有祠堂前一片雪白,那是梨花爛漫。

    調皮的娃子們晚上邀約打著火把照螃蟹,時常在水邊聽到大魚撥水的嘩啦嘩啦聲。

    為了繁衍后代,它們現在連人的腳步聲都不怕了,只在水草中盡情翻騰。$C$55 第一百三十三章銅鏡(求推薦票)

    可龍里的田間地頭,開起了一種藍色的小花。

    這是一種度荒本草,叫蔓菁,葉子和莖都能吃,吃不完的可制成醃菜。

    不過不是荒年的時候,它就成牲畜青料和野花了。

    當地鄉親叫它二月蘭。

    相傳,諸葛亮當上了劉備的軍師中郎將后,總監軍糧和稅賦。

    一次出巡,見到一種菜,從老農口中得知此菜渾身是寶,是青黃不接時的當家口糧。$C$54 第一百三十一章重逢

    蘇油年歲太小,李老漢只認為是家傳,不認為是他的發明。

    蘇油也懶得申辯,只笑道:“其實此法不難,剩下的細務,你與姻伯井監再行商議,開源不成,那就先節流,我去看看豬五花去……”

    沒管井監和李老漢匪夷所思的目光,施施然走出棚子,就聽程文應的聲音在后邊說道:“是極,老李你估下鹽鹵產量,賢侄那什么印灶之法,能不能使上,需要多少工料,能省多少柴碳……”

    蘇油來到廚棚,李大栓見他過來,倒有些局促:“小人之前沖撞,小公子海涵則個。$C$53 第一百三十章慘相

    眾人跟著李老漢往回走,來到五龍井和大洪井中間一個小山谷,轉過山口,面前的景象讓人觸目驚心。

    背風的山坡上,挖出了一個個土坑,勉強得到一小塊平地,上邊鋪著干柴雜草,頂上搭出一個小棚,便是一處住處。

    不少衣衫襤褸的婦人老者,形如骷髏,還有孩童,神色癡呆,臉上手上凈是污穢,直如一具具行尸走肉。

    有些身邊的瓦罐里,還不知道煮著什么野菜雜糧,氣味難聞至極。$C$52 第一百二十九章李老漢

    待眾人到得工場,李老漢領著二三十位鹽工迎上前來,陪著笑臉道:“老漢聽聞大監和各位貴人要來,早早就準備了一副五花豬肚皮,各位巡視完畢,務必給老漢一個面子留飯。”

    井監下馬:“老李你就別賣窮了,再怎么賣,這井課也逃不掉。”

    李老漢卑微地道:“是是,不知今年課務額數?”

    井監說道:“這幾位是眉山來的貴人,今年的課務,都被他們包下了,三萬貫井鈔已經發了出去,都在江卿們手上,今日前來就是看你們如何安排。$C$51

   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

    快3分析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