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p id="ml32a"></sup>

<nav id="ml32a"></nav>

<dl id="ml32a"></dl>
  • <listing id="ml32a"></listing>

  • 找組織

    小說分類

    最新章節

    $C$9
    其實,周陽的脾氣平時很好,只不過那是沒有遇到忍無可忍的事,現在,居然被工人趕出來,自己又不是無理取鬧,既然人家這樣理直氣壯,周陽也來勁了。

      他給行里反應過后,馬上回家找電話號碼本,翻到城市住建部門房屋安全質量檢測的電話,打了過去,對方說派人過來看看。

      周陽又給城西支行打了電話,請假半天,他要處理一下這個事,必須的!

      很多人,干著違法亂紀的事,還那么理直氣壯,周陽是不信這個邪的。$C$8
    “哎,你剛才說,李咪要調去總部大樓?”周陽關心這個消息,

      “對呀,支行那邊都這么傳呢,”沈潔說,

      “靠譜嗎?我覺得不是那么可靠這消息,”

      “反正都在傳,誰知道呢,不過,李咪在支行大家都不喜歡她,”

      沈潔說的這些小道消息,周陽覺得不太靠譜,就李咪那樣的,去總部大樓?別逗了,總部大樓那要的是漂亮的美女,帥哥,形象要好的,業務要精的,就李咪那樣的,吊著個三角眼,臉蛋子總是往下嘟嘟的,冷眼看過去,就像人家欠她幾百萬,打死周陽也不信她會被調到總部大樓!

      不過,這些消息可以分析一下,可能總部又有什么動作了。$C$7
    周陽首先肯定鄧麗娜的現金數字是對的,他讓潘曉明把鄧麗娜交給他的50元退還回來。

      然后,就先把鄧麗娜庫包封存起來,因為她的庫包現金是對的。

      接下來,周陽要查查自己的庫包,他已經清點好幾遍了,應該不會錯,他讓潘曉明再清點一下自己庫包里面的現金。結果,跟周陽清點的數字一樣,但是,就是比總賬多出50元!

      郁悶!周陽定下心來,每個環節再重新從腦子里過一遍。他是老出納了,在儲蓄出納柜,除了他,再沒有第二個人比他精通了,他如果找不出原因,別人就瞎掰了。$C$6
    金紫英的調走,對周陽不是一點好處沒有,至少在大環境下,少了一個經常對周陽干壞事的人,少了一個周陽討厭的人,使得周陽的心情也舒暢了不少,至少是這種人在周陽眼里就是個垃圾的人、為非作歹的人,眼不見為凈了。

      另外,分理處信貸上又走掉一個人,這個人是真真實實的從分理處跳槽了,去別的銀行了,誰呀?就是那個年輕人江浩,周陽曾經把交換移交給他的那個大學生,他在分理處信貸上干了很長時間了,東西都學會了,現在,人家走了。$C$5
    看見周陽進來,袁科長叫周陽把門關上,然后叫周陽坐在對面的一張椅子上,

      “周陽,你進行時間很久了,可以說是老同志了,今天我特意來,是想了解一些情況,”袁科長單刀直入,“時間關系,我不多說,你也不要緊張,這里就我們兩個人,”

      “哦,好的,袁科長,您就說吧,我知道的就說,”周陽絲毫沒有準備,不知道袁科長這是要了解什么?想想最近自己好像、貌似沒犯啥事啊?搞得這么個形式,還把人一個一個叫過來單獨問話,怎么感覺像是那種被雙規的、請去喝茶的一樣啊?

      “你對我們行里有什么意見嗎?就是說,有什么合理化建議,或者說,你也是在基層工作這么多年了,應該比較了解下面的情況,你說說有什么建議或者你知道的什么情況,說說看,”袁科長一開口就問了這一大串問題,使得周陽一腦門子的官司,不知道該講什么,因為,發生在周陽身上的事,太多了,他不知道從何說起,

      “這個,我一點思想準備也沒有,不知道從何說起,事情倒是蠻多的,就比如上次卷簾門那個事,其實很冤的,我也不是故意的,還有”周陽真的一點準備都沒有,真不知道上面還會這樣廉政,派大員直接下基層了解情況,這個你到底是想了解哪方面呢?

      “哦,是這樣,你就說說分理處員工吧,比如金紫英這個人怎么樣?還有,主任陳家輝,他們兩個人吧,”袁科長索性直說了,“這次因為有人舉報他們倆個人,所以我下來專門調查一下,現在就你我兩個人,你放開了說,如實說,”

      周陽這才意識到,這里面有問題了,而且,問題不小,

      “哦,是這樣啊,那我知道的我就如實說了,我記得很久以前,就是我們行里分房子那會兒,有一天主任叫我上樓去看分房結果,我上樓進了主任辦公室,看見主任正拿著一張通知在看,這時,我身后閃出一個人,金紫英,”周陽停頓了一下,

      “金紫英也悄悄地跟著我上樓來了,我就看她緊走幾步趕到我前面,繞過主任那個大寫字臺,很隨便的把主任正在看的那張通知一下子抽了過去,然后靠在主人的太師椅,一只手搭在主任肩上,看那張紙,”周陽一口氣說到這里,看看袁科長,然后,周陽索性站起來,給袁科長演示一遍,

      “對,現在您就是我們主任,您坐在寫字臺這里,我現在就是金紫英,就是這樣子,主任您正在看手里的通知,我現在繞過寫字臺,對,就這樣從您手里一抽,你想想,突然被人把他正在看的通知從手里抽走,就是這個樣子的。$C$4
    要說使壞,周陽有的是套路,只是,周陽是善人,一般不去用壞。但是,有些人,有些事,逼著你用壞,那就活該了!

      第二天,潘曉明輪休不在,周陽當班前臺,然后,又故伎重演,拿起電話,假裝打給儲蓄所所長,在電話里面,又數落了一頓趙倩文,然后掛斷電話。

      回到座位上,薛雯今天做庫包,

      “哎,潘曉明昨天晚上特意打電話給儲蓄所所長了,問是不是周陽給她打過電話,所長說沒有呀,”薛雯小聲告訴周陽,

      “哦,他還真關心趙倩文啊,”周陽說,

      “他們是一伙的,”薛雯說,

      “那又怎樣,不怕,”周陽說,“再不老實,我就真的打電話了,”

      這也就是應了那句話了:欺軟怕硬!現實中,很多人,你越是跟他客客氣氣,把他當人看,他越是趾高氣昂的不拿你當回事,有一天你也用同樣的辦法對待他,他就老實了。$C$3
    最近,分理處也是人員調配頻繁,這不是,又派一個新職員男生吳天明過來,頂替跑交換的林木森,林木森調往城東分理處。這樣一來,整個分理處營業廳里面老員工就剩下周陽,金紫英,岳秀英三個人,周陽和金紫英都是第一批進行的,岳秀英其實應該說是第三批以后進行的,她比林木森還晚進行。

      金紫英其實從骨子里看不上岳秀英,平時工作表面上過得去,以前她對面坐著劉麗老銀行,她都看不上眼,你說金紫英有多么心高氣傲吧。現在,她對面的劉麗調走了,宿敵沒有了,平時也沒有人跟她對付了,縱觀分理處,還能有誰能被她金紫英看上眼的?還能有誰惹得起她金紫英?

      那天主任開安全會議的時候,把周陽給狠狠批了一頓,那么,資格最老的周陽那自然失去了競爭力,是不能跟她相提并論了,不是她的競爭對手了。$C$2
    這天是周一,是主任宣布調動名單的第三天,這一天,果然不出所料,姜晨一大早就開始把自己的柜長工作移交給剛來不久的潘曉明了,雖然主任沒有明確宣布潘曉明做柜長,那還用宣布嗎?

      周陽心里是不開心的,平心而論,自己從哪方面來說,都比潘曉明強,但是,為什么結果會是這樣?周陽不是那種爭寵爬高的人,但是,論業務技能,周陽現在是儲蓄出納柜最好的,論經驗,論資格,不管你從哪方面看,周陽也不輸給潘曉明,那么這到底是什么情況?正應了那句詩:不識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。$C$1

   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

    快3分析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