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p id="ml32a"></sup>

<nav id="ml32a"></nav>

<dl id="ml32a"></dl>
  • <listing id="ml32a"></listing>

  • 農門辣妻:夫君來耕田

    小說分類

    最新章節

    $C$7
    “你還沒告訴我,你到底是怎么傷到的。”楊春燕嘆了一口氣,她坐在霍衍深的面前,開口問道。

      霍衍深沉默了許久,最終還是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告訴了楊春燕。

      聽完霍衍深說的話,楊春燕頓時激動地站了起來:“你說什么?是張林買-兇-殺人想要至你于死地?”

      霍衍深連忙把楊春燕拉了過去,開口:“娘子聲音一點,不要讓母親還有其他人給聽到了!”

      “你讓我聲音怎么?”楊春燕推開霍衍深的手,臉上全是氣憤:“那個張林,本以為他只是一個無賴,沒成想竟然是這么一個無恥人!”

      楊春燕的胸口劇烈起伏著,一想到剛才霍衍深的處境,楊春燕就沒有辦法淡定下來:“我們明日便去報官!要讓張林那無恥找人受到應有的懲罰!”

      “娘子消消氣,聽我跟你說。$C$6
    那女子看到霍衍深在如此緊急的情況下還那么細心和氣,于是也不害怕了,她稍微靠近了霍衍深一些,低頭仔細看著霍衍深腿上的傷口。

      霍衍深擔心如此血淋淋的樣子會嚇到女子,總是下意識擋住自己的傷口。

      “不要動,我來給你看看。”女子按住了霍衍深的手,眉頭緊鎖,仔細觀察著霍衍深腿上的傷。

      還沒等霍衍深開口說什么,女子便大致了解了霍衍深腿上的傷勢,抬起頭,語氣嚴肅:“公子雖說受得是皮外傷,但是讓你手上的刀子上涂了毒,公子這是中毒了!”

      “我知道。$C$5
    “不然呢?難不成還真要了他的半條命?”楊春燕替霍衍深理了理一副,語氣里全是無奈。

      這個地方的律法規矩可比楊春燕之前生活的地方苛刻多了,要是稍微有些不對的地方,不僅自己倒霉,還有可能會連累其他人。

      張林這種人是個典型,若是被他纏上,那比口香糖還難甩掉,楊春燕覺得現在鋪子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,眼看著就要走擴大規模的時候,霍衍深在酒樓里也穩定下來,這種好不容易打拼出來的現狀,可不能讓那個張林給毀了。$C$4
    聽到楊春燕這句話,那個年輕嫵媚的婦人頓時有些慌了起來,若是他們在這里你一言我一句地說說倒還好,自己就算是隨便打著馬虎眼別人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樣,可若是要去見官,那可就是丁是丁卯是卯,一句也含糊不得。

      “這、這是你們的事情,好端端地,拉著我進來做什么!”

      年輕婦人這時突然間變得磕磕巴巴起來,丟下這句話后便轉身想要離開。

      “姑娘且慢。”楊春燕看到婦人想要走,怎么可能會就這樣放過她,楊春燕對著管青使了一個眼色,管青會意,立刻上前拉住了那個婦人。$C$3
    即使楊春燕并沒有怪楊娟的意思,可楊娟還是覺得慚愧無比,她拉著楊春燕來到一邊,垂頭喪氣的樣子,仿佛是有一肚子的話要說。

      楊春燕知道這件事情發生,楊娟心里面比誰都難受,她握住楊娟的手,柔聲安慰:“大姐,切莫再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,張林這種人不講道理,跟大姐沒有關系。”

      楊娟眼眶通紅,她怎會不知楊春燕這是處處為自己著想,只不過剛才經過張林那么一鬧騰,楊娟突然想到了一個自己曾經并未考慮過的情況。$C$2
    自從那7日楊娟答應來鋪子里幫忙之后,她便簡單收拾了下自己的行李,按照楊春燕的安排,住進了霍家的偏院。

      因為就自己一個人住在這個巧精致的院子內,楊娟素來又是個勤快的人,干脆婉拒了楊春燕邀自己去霍家吃飯的請求,自己一個人每日做起自己的吃食來。

      剛到的幾天,楊娟總是會花費一些心思,做一些擅長的菜,給霍家人送過去。

      今日,楊娟自己做了一道蘿卜燉肉,其中添加了自己在楊家時專門曬的干菜,為這道平常的菜添加了不一樣的味道。$C$1

   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

    快3分析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