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p id="ml32a"></sup>

<nav id="ml32a"></nav>

<dl id="ml32a"></dl>
  • <listing id="ml32a"></listing>

  • 谍海王牌

    小说分类

    最新章节

    $C$14
    范克勤回家休息了一个晚上,而后起床洗漱,再次的来到了情报处上班。

      顺着楼梯来到了二楼,找到了钱金勋,进去后,道:“我今天要训练最后一个人了,你来吗?”

      钱金勋摇了摇头,道:“我去不了。刚刚得到了通知,下午?#22351;?#24635;局开会,我得去一趟。”说着,端了两杯茶从办公桌后面绕了出来,放在茶几上,道:“尝尝,一个朋友送的极品大红袍。”

      范克勤端起喝了一口,也尝不出个好坏来,道:“关于?#35009;?#30340;?戴老板下发?#35009;?#37325;要指示了?”

      钱金勋道:“不是。$C$13
    听筒中孙国鑫的声音响了起来,道:“克勤呐,在家呐,吃饭了吗?”

      范克勤闻听此言就是一怔,道:“哦,卑职刚刚回来,还没?#38405;亍?#22788;座,您还没休息?”

      孙国鑫在电话另一头道:“没有呢。既然你还没吃就来我家一趟吧,你嫂子的手艺还是不错的,你可以来尝尝。”

      范克勤也不知道对方?#35009;?#24847;思,于是道:“那处座,我现在去不打扰吧?”

      孙国鑫道:“不打扰,那你过?#31383;傘?C$12
    范克勤道:?#29677;牛?#24744;说的是,有些间谍会提前给自己准备一个保护措施,用来防范自己以后被发现时,便会自动保护自?#28023;?#21069;几天那个宪兵队爆炸案的日谍,平宫次郎,接到一条卫门命令后,首先故意找了一个疯子打了自己一顿,用以掩盖之后的伤痕,就是个例子。”

     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,道:“不过卑职以为,这个曹?#22909;?#24212;该不是。因为他如果是提前准备了这个保护措施,那就说明他的心思缜密,性格谨慎,而这样的人不会突袭王永亮的。而即便他发现了王永亮跟处座的北方计划有关,他也不会选择干掉王永亮。$C$11
    伤口被大粒?#25105;簧保?#26361;?#22909;?#30524;珠子?#23478;?#30452;接被自己瞪的飞出来了。嗷嗷的痛?#24615;?#24050;经破音,可是浑身上下被完全固定,除了脑袋以外,半点都无法动弹。

      因此这种痛苦的嚎叫,最终变成了哀求,大叫道:“不行了,等等……我……我交代!”说到后来,已经是口沫横飞。

      范克勤将烟头一扔,道:“给他洗洗!”

      刘晓亮横了曹?#22909;?#19968;眼,?#30431;?#26377;些不满,不过他依旧从铁桶里,拿出一块手巾,?#30452;?#30340;在对方的大腿里子处,反复沾着水擦了擦。$C$10
    最后张梗全上了朱魁的车子。于是范克勤拉着孔三桥和韩强,驶出了情报处,往新华饭店方向开去。

      韩?#23380;?#22312;副驾驶的位置,忍不住抱怨道:“这个老张,你说他上朱魁的车干?#35009;窗 !?br/>
      孔三桥在后面,道:“他你还不?#31169;猓?#32769;好人一个。不过也亏有他,要不然多尴尬啊。”

      韩强道:“那就尴尬着,反正我是不尴尬。”

      范克勤一听,好悬没乐了,道:“算了,等兄弟我忙完这一阵的,好?#20204;?#22823;伙聚聚。$C$9
    魏巍道:“哦!是这样,卑职让?#35828;?#26597;过这两个人,都是本地医学院的学生。根据这两个人同学透漏出的信息,他们俩已经订婚了,?#22351;?#20170;年一毕业就结婚,租房子是家里给的钱。”

      范克勤道:“确实吗?”

      魏巍点手叫过一名特工,道:“是你调查的吧?跟组长汇报一下当时的情况。”

      这名特工打了个立正,道:“组长,是我去医学院询问的,学生表里也确实有这两个人,而且我故意接近了他的同学问了?#26159;?#20917;,这两个人学习都不错,没有?#39759;?#26103;课的记录,每天都正常上?#24013;?C$8
    “?#23567;!?#33539;克勤放下了黑板?#31890;?#36947;:“我回趟办公室拿点东西。”

      “我跟你一起。”钱金勋说着,与范克勤并肩走出了防空洞改成的大教室,来到了一楼。待进入了自己办公室,范克勤将那张地图从抽屉里拿了出来,然后?#25351;?#38065;金勋一起来到了二楼处座办公?#25671;?br/>
      周飞看见他们的时候,笑着朝二?#35828;懔说?#22836;,道:“科长,组长,处座让你们直接进去。”

      “谢啦兄弟。”钱金勋笑答了一句,而后敲门进入了里面。$C$7
    就在这时,叮铃铃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,范克勤伸手接过之后,发现是内务机要员贾魁打过来的。范克勤随?#27425;?#36947;:“?#35009;?#20107;?”

      贾魁道:“组长,今天是您的课,学员们已经到?#35828;?#19979;二了。”

      范克勤道:?#29677;牛?#22909;的,我现在就去。”

      挂断?#35828;?#35805;,范克勤将这张地图锁在了办公桌的抽屉里,而后换了全套的军装,揣好钥匙,出了办公室?#21271;?#22320;下二。

      等来到了仓库?#33041;?#30340;课堂之后,范克勤发现新来的人,除了出任务的金方和魏巍等人以外,基本已经全都来了。$C$6
    自从昨天抓捕行动之后,钱金勋等人就连夜开始审讯。不过现在要审的人可是不少。钱金勋和四个队长?#21487;?#23436;一个,就?#22007;?#25343;着口供做比对,这是防止对方说谎,还能筛选出有效信息,并且给下一个要审的人提个醒:“你的同伙可是都说了。你还不招,?#30475;?#26159;找死。”

      就这样杨继承在小二楼抓捕的一个活口,福生老菜馆抓住的五个活口中的三个,已经陆?#21483;?#32493;的开始招供。

      此时,王阳将口供先递给了范克勤,后者接过,也不理绑在铁架子上的掌柜,自顾自的看了起来。$C$5
    范克勤接着说道:“以及那名叫汪宁的高级特工;特工电台和密码本与发报?#20445;裁?#26377;找到。处座现在给我的任务,就是全力追查这三个人,而那个司机当时拉着那名目击者的车子,已经找到了,现在我们要去的,就是他丢弃汽车的废弃矿场。”

      金方道:“组长,那我们到了之后,需要卑职带着人还有司机的相片,去王岗村和王岗镇走访一下吗?说不定会目击者。”

      范克勤想了想,道:“先看看情况,到时候再说。”

      一行车队,首先在王岗镇吃了个午饭,反正现在时间已经过去挺长了,也不差这一顿饭的功夫,而后这才一口气到达了废弃矿场。$C$4
    范克勤的眼中,这帮人还是经过一定的军事训练的,而且经过总局的审核,应该是不成问题的。

      而?#33402;?#24110;人是刚刚睡下,甚至绝大多数人还没有睡着。所以灯光开启,和值班员的大嗓门,直接就将他们全都从床上赶了下来。

      当然也有几个抱怨的声音:“怎么这么晚还挑人??#20445;弧?#36825;刚睡着。?#20445;弧?#21035;说了,赶紧穿衣服。”

      范克勤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,一直没有开口,在心里默默的计算着时间。$C$3

   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

    快3分析软件